大家都在搜

信息平台利润高,扶贫不宜求名利



  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曾断言,第三次浪潮文明最基本的原料就是信息加上想象力,而今已被现实所印证。回顾中国脱贫攻坚的成果时,也可以发现:信息,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基于信息技术的大数据精准扶贫平台在各地的脱贫攻坚工作中作用明显。

  大数据精准扶贫平台基于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建立创新和领先的大数据精准模型,实现扶贫工作“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决策,用数据说话”的精准扶贫信息系统,为省、市各级领导提供扶贫工作实时GIS全景图,提供扶贫工作预警协同和监控;为扶贫办和各行业扶贫、社会扶贫单位提供扶贫顶层规划、扶贫对象、干部帮扶、措施、资金、项目、组织考核、社会扶贫等精准管理。

  

 

  然而,大数据精准扶贫平台在发挥重要作用的同时,也存在一个普遍的现象:各地多采用自行独立开发的方式,投入偏高。

  中国政府采购网的信息显示,甘肃省精准扶贫大数据管理平台服务(服务年限5年)采购项目单一来源采购成交金额5456万元;云南省扶贫办精准扶贫大数据管理平台采购单一来源采购成交金额2090万元;河南省精准扶贫信息管理平台服务采购项目单一来源采购成交金额2218万元;而采用招标方式的宁夏精准扶贫云应用系统建设项目的总中标金额为1865.8万元。

  

 

  大数据精准扶贫平台的开发和运维费用到底应是什么情况,业内人士给出了解答。以2016年的宁夏精准扶贫云应用系统建设项目为例,宁夏希望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1819万元的价格中标一标段的行业应用软件开发服务。根据企查查的数据,此项合同金额约占该公司2016年年度营业收入(5388.65万元)的三分之一。

  

 

  据业内人士透露,按照项目采购内容和IT开发产品的盈利水平估算,宁夏希望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宁夏精准扶贫云应用系统建设项目软件开发的盈利应该至少在800万元左右。

  宁夏希望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还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以148万元和151万元的价格中标宁夏精准扶贫云应用系统年度运行维护项目。其中,2020年度是采用单一来源采购方式。

  

 

  据业内人士介绍,按照银川市较高水平运维人员薪酬9000元/月计算,加上社保每人全年成本支出在15万元左右。以宁夏精准扶贫云应用系统运行维护的需求,最多安排2-3名全职运维人员即可。如此算来,每年在运行维护上的获利在100万元以上。综合推算下来,宁夏希望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宁夏精准扶贫云应用系统项目上共获得3份合同总金额2118万元的营业收入和超过1000万元的利润,利润率接近50%。

  以完全市场化的商业行为助力脱贫攻坚,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是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有太多的人默默付出,不求名不求利,不计代价,不求回报,本着敬畏使命、尊重生命的态度投身帮扶。

  在脱贫攻坚战场上,没有枪林弹雨,但依然需要冲锋陷阵、勇往直前。黄诗燕、文伟红、蒋富安、弋肖锋、黄文秀、席世明……从大凉山腹地到西海固深处,从高原牧区到革命老区……无数扶贫干部以身许国,倒在那片他们始终魂牵梦绕的土地上。谁不是血肉之躯?谁没有儿女情长?但他们选择了出征脱贫攻坚战场,就从没有想过停下脚步。他们用热血和忠诚兑现了党旗下的誓言,用脱贫实绩回报了群众的期盼。

  和这些脱贫攻坚楷模相比,再多的利润也只是眼前的蝇头小利,实在微不足道。投身脱贫工作的企业和个人应牢记“上下同心、尽锐出战、精准务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不负人民”的脱贫攻坚精神,多讲奉献,莫图名利。




上一篇:集成灶质量排名哪个好?优格集成灶口碑高的很
下一篇:返回列表